2016年10月31日星期一

属于你的一棵树

TREE FOR YOU
一棵树需要花多少时间来成长呢?有的短短几年,有的寿命可长达数千年。曾经到过阿里山一游,有幸观赏过阿里山众多神木,当中有二千多岁的鹿林神木,还有很好意头的夫妻树啊!

看着满山的肃立着的神木,壮观的景色心燃起心里地兴奋。然而听了当地居民所说的那些让人伤心的非法砍伐事件,心里蛮不舒服的,惆怅地情绪也随之浮起。很是茅盾。

这更让我想起《一棵苹果树》的故事,叙述苹果树有如父母般的付出一起,送小让孩子在树下嬉戏;大了让孩子拿着苹果去卖点儿钱;孩子要房子,那就把树砍了吧!孩子的忘了苹果树的贡献,由于不知足却以为苹果树给予的一切是理所当然。一个简单却可以让人垂泪的故事。

这不是童话,而是每天都在发生着的事。

俗一点儿的话,前人种树,后人乘凉。以前的人种了树(也未必是以前的人啊,树也会自己繁殖的……),现在的人享有它了。一棵树慢慢地成长,吸收天地中的精华(不好听的,是自身自灭,人类那儿有好好为灌木浇水,除了农场里的“食量”之外。森林里的灌木还不是老天爷帮忙照顾着),为大地人类照福,给予人类新鲜的空气,树根牢牢抓紧大地防止土流失,人类也为了自己的舒适生活,毫无犹豫地砍伐。用吧!

无论人类多么的无礼与不懂得珍惜,还是摧毁了神木的家,它依然淡淡地微笑着,对一切事物默默承受,仿佛就是看笑风云,不怨恨,还极力的满足人类的私心与贪婪。

现在城市里所看到的都不再是那顶天立地的神木,而是小巧玲珑的灌木,生命也应为空气的污染而逐渐减短。

庆幸的是大家都没有放弃种树。在过去的8年里,槟城州政府中共种植的27万1028颗树。希望这个数目还会不停的成长。虽然不指望 槟城变成森林,至少让整个槟城绿起来,让人们知道前人种树后人乘凉并不是理所当然的,而是人人有责。

更感到高兴的是,有一小群的学生正为了提倡环保及绿意槟城而举办种树活动。值得鼓励的是,这个活动全权由学生自己承办,从募款到接洽市政局,以及安排种树活动等。大家四处奔波,力量不大,却找到了爱树的同伴捐了十棵树。虽然仅仅的十棵树,也可以滴水成湖,让槟城绿起来。

好吧!这个星期天(6/11/2016),要好好看看大家要种的树。希望没有参加的人,也可以在自己的家园里一起种棵小盆栽,或者种种菜也不错。


2015年5月23日星期六

黑色莫扎特 14

天逐渐暗下。今晚的天空特别黑,没有星星,没有月亮。

今天是七月初七,七夕节 “拜七姐” 。拜七姐更少不了香、烛、金银纸、七彩纸和糖花饼(方言:亚答籽饼)。阿嫲阿姨们蹲在路旁,有的忙蜡烛点香,有的堆冥币和七彩色纸等。老少一齐拿香,对着四面八方拜拜,然后点燃堆好的冥纸,再将糖花饼抛向火堆里。从路口望去,看似一团团赤红火球在吞咽着黑夜。没烧多久,火团灭了,冥纸的黑灰随晚风飘起,天空弥漫着一股神秘、阴森的气氛。

有三个小男生和一个女生,各自骑着自己的自行车来到学校附近。他们将自行车停在中华义山的庭院。四人连走带跑地,经过中华义山来到学校前面时,小隆突然止步 ,眼睛瞄向校门口,大家不约而同停下脚步朝同一个方向看去。看看地上一堆的灰烬,旁边还有没烧完的蜡烛和香。

是谁在这里祭奠?

门口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被人摆放祭品。

再望学校里面看去,底楼、二楼和三楼只亮了三盏小黄灯,凉风吹过,摇摇晃晃的树枝在黯淡的灯光照射下,出现了无数东摇西摆的倒影,乍看之下,晚间的学校看似阴阴沉沉,真叫人毛骨悚然。

众人倒抽一口冷空气,互望一眼。

“怎样?进去吗?”成成战战兢兢地问道 。

小隆瞄了成成一眼,嘴角翘起,回答说:“当然。你怕了?”

成成挺直胸脯,拍了拍胸口,用力地说:“谁说我怕?你怕,我……我都还没怕!”被人轻视,真不好受。

再看看四周,月黑风高的夜晚,传来一声一声清晰的虫鸣声,还有野狗的狂吠,心里不仅一揪,顿时打了个冷颤。

真真紧拉着志荣的手臂,甚至有点用力过度,志荣可以感到真真的指甲快穿入手臂。志荣皱了皱眉头,看了真真一眼,心里觉得好笑。这个真真,明明就是害怕,又偏偏要跟着。

不再多语,志荣带头先爬上学校的围墙,再把真真拉上。随即往校内一跳,轻易的跳跃过去。脚步刚站稳,就听到真真叫道:“接我!”

转身一看,乍见真真突然往下跳,他连忙向前伸手抱着跳下来的妹妹。由于真真的冲力太大,再加上志荣的个子不大,根本无从接住,“扑通”地双双跌坐在草地上。

“哎呀——你是怎么接的啊?”真真摸摸跌疼的屁股嘟囔着。

志荣没好气地瞪着她:“你神经病啊!当我是超人还是武林高手?接你?怎么接?”

看了看真真一眼,对她的大条神经只能苦笑。志荣暗地里吐槽:真是的,怎么都不用脑?这样跳法没摔死已经偷笑了。

小隆和成成也已经跳了下来。小隆上前伸手拉真真一把,左看右看,转了一圈,温柔地问道:“有跌伤吗?有流血吗?”

真真认真地检查着自己的身体,然后有点儿不好意思地说:“没有。”

见她没事,小隆放下心:“没事就好。”

志荣站起来轻轻拍了拍裤子的枯草和泥沙,看着真真那羞答答的表情,再看小隆,心里感觉好笑。

“嘘……你们可以安静些吗?” 虽然现在已是深夜,校园没有人,成成有点做贼心虚的感觉,让刚才的一闹,他更加担心。

成成的担心,换来了小隆的白眼:“嘘什么嘘……学校又没有人?”

“人是没有,但……万一吵醒了那些……那些东西……就不好。”
   
志荣瞄了成成一眼,暗想:成成胆子小是众所皆知的事,偏偏他的好奇旺盛又爱刺激。要来又要怕,真搞不懂他的脑袋到底是怎么操作的。

不再理会成成的啰嗦,志荣拉着真真直奔向学校大楼去,来到楼梯口,志荣突然停下脚步,眉头皱了一下,抬起头来望楼上看去。

被志荣拉着的真真来不及煞车,差点撞到扶梯。她转过头正要大骂志荣,却在看到志荣的表情后硬生生地把话吞进肚里。她的心口开始扑通扑通跳,连自己都听到自己的心跳声了,抓住志荣的右手掌紧手,左手抓紧住志荣的手背,下意识的躲在志荣的身后。

成成和小隆也赶了过来,顿时互相望了一眼,也望楼上看。

楼梯口前只有一盏小黄灯在照亮,灯光昏暗,看不到上面的情景,但他们都听到了“咔”的一声。原以为是错觉,却在十秒内又响起。

又是“咔”的一声。

成成眨了眨眼,看着其他人,张开嘴巴,声音却卡在喉咙深处:“这……是不是……呃……有……鬼……”

不让成成说完,小隆从他身后伸手捂着他的嘴。

“嘘……别出声……”

小隆没多想,继续说道:“我们上去看看。”

说完,小隆放开了手,头都没回,打开准备好的手电筒,蹑手蹑脚地沿着扶梯走上楼。

紧接着志荣就拉着真真一同上楼。成成依然愣在那儿,嘴巴张着,没有机会让他发言。等他回神过来时,他们已经已经上到二楼了。已经没有时间让成成考虑,再不走就只向下他一人在楼下了。他也不敢怠慢,带着扑通扑通的心脏,连忙跟上他们的脚步。

等成成追上时,他们已经站在一扇门的前面。这里是美工室。门没上锁,只是虚掩着,志荣轻轻把门一推,里面没有开灯,用手上的手电筒往里面照了一会,隐约可以看到里面的情形,志荣眉头深皱。

他走了进去,伸手摸了摸门框旁的墙壁,将打开灯……

“啊!”真真惊叫了一声。志荣连忙伸手捂着她的嘴,免得她尖叫太大声,惊动阿基伯伯。

至于成成自己学乖了,不等小隆伸手,自己双掌直接捂住自己的嘴巴。

出现在他们年前的并不是“期待”己久的鬼,而是满地的布偶,场面凌乱。这些布偶是今天早上手工班时的成品,每个布偶的身上还写上自己的名字。他们打算在校庆的时候,利用这些布偶表演一出水浒传的布偶戏。

志荣蹲下身,拿起其中一个断了头,身穿着红色古装长袍的布偶,他记得这是那个古装痴的阿珊的作品,把布偶的长袍掀起,的确写着“姜文珊”。

地上除了有断头、断脚、断手的布偶,有的还沾上一些不知名的液体,有的还被破肚撕烂……

这些都是让他们感到骄傲的成品,没想到现在却成了惨不忍睹的牺牲品。

“这……到底是怎么一回事?”稍微定了定神,成成连声音都在发抖。在场的四人,没有一个人有答案。

大家在房里转了一圈,窗口开着,除了被撕烂的布偶,还有一部分的道具如模拟人体,汽车模型等也一样遭殃。

正当他们不知所措的时候,突然听到“沙沙”的声音。声音是从走廊那儿传来的。

在真真还没有叫出来之前,志荣先伸手捂着她的嘴。真真睁大眼睛看着志荣,连忙伸手抓住志荣的胳膊。

他们才从走廊那儿走进来,现在却听到走廊传来声响。大家互相对望了一眼,深深吸了一口气。

小隆向志荣打了个眼色,顺手拿起美工室角落的扫把,缓缓地向外走去。

“等一下!”成成连忙拉住小隆的袖子,吞了吞口水:“你要做什么?万一……万一是那东西,怎么办?”

小隆白了他一眼,嘴角微翘:“怕什么?就让它见识见识我的符咒的利害!”小隆从口袋里拿出一张黄色的符咒在小隆面前晃呀晃,那是他出门前从神龛上拿了几道驱鬼符咒出来。

“哥,真的有那个……那个东西啊?”真真战战兢兢地问道。

志荣鄙视地说道:“别听他胡说。世上那里有鬼,一点都不科学……。”

“轰隆……啊……” 突然的响雷打断了志荣的话,同时电流被中断,正间课室瞬间暗下。

大家愣在原地,不敢有任何的动作与声音。

2014年9月21日星期日

不一样的生日礼物

收到了老友的生日礼物多时,还没有时间“拆开”来看,直道昨天,才到MPH领会自己的生日礼物,正式拆开。怎么说呢?

每年的生日,我都会有个特别的朋友陪我一起过,虽然不在正日过生日,但是那一天是特别的。我们俩都会一起吃一餐,然后她会送我一份小礼物/她的生日,我们也会一起用餐,然后我也会送她一份小礼物。不用说,我们心里都已经知道那一份礼物是什么——购书卷。大家都是书虫一只。书,基本上已经成了我们生活中不可以缺的伙伴,所以送书卷可算是再恰当不过了。大家可以拿着这份购书卷买自己喜爱的书本,让这书本陪伴在自己身边。

多年来,我们也不知道送了给对方多少本书。看似简单,不停的重复着一样的事,可能会有人认为没有什么意义,没有惊喜,没有用心。这样的举动可以说是一个习惯,也是一份代表着大家对这份感情的情谊。不在乎惊喜度,不在乎平凡,只在乎大家互相陪伴,把这份感情延续下去,有多长就多长。

随着年纪越来越大……还是说“成熟”,收到的生日礼物似乎越来越少。

小时后,大家对生日特别的在意,无论是自己的生日,还是朋友的生日。收到的礼物越多,感觉自己的朋友越多,自己在别人心目中的地位越高。为了表达自己对对方的在意,每年的生日都绞尽脑汁,凑出那仅存的零钱,买份特别的礼物送给自己在意的朋友。一年十二个月,几乎每一个月都有朋友生日。口袋里的零用钱永远都不够买礼物。

长大了,希望可以买份比较像样又实用的礼物送给友人时,大家的距离却越来越远。有的嫁人,有的全心全意照顾孩子,有的在外地公干,见面的机会逐渐少了,话少了,用空在面子书上按个赞,代表了“我还在”。还有多少位老友还可以“定期”见面?没多少个吧!

和她,我们尽量每个月一起喝杯咖啡或吃个饭。距离上一次和她一起喝咖啡的日子,也快过三个月了。一个月的约定还真难实现。

前天看了看还是原封不动的购书卷,想起快三个月没和她喝咖啡了,看来也应该做点什么。

昨天决定去买书!买了两本书。一回到家,给老友一个短讯:









谢谢你的生日礼物哦!

所以说,我三个月前收到了她送的生日礼物,但非正式的礼物哦,只是购书卷。再用购书卷在MPH购买了这两本书,才正式拿到我的生日礼物。

(之前读过《最後14堂星期二的課》中文版,太棒了。再次看到同一个作者的作品,心痒痒直接买了这一本《 the five people you meet in Heavan》,没想太多就拿了。等看完了再与大家分享。)

灿烂的舞台(2)

起立,行礼,黄老师早安。” 班长陈富来叫道。

“学生们早。”黄美英老师是培智小学的新老师。黄老师也是成成班的华语老师。她和蔼可亲,脸上常带着微笑。她可说是新人,毕竟才刚从师训毕业。虽然她才教了他们一个月,她对这班学生充满着热情和期望。每位老师都告诉她说:“这班的孩子最难教。”这一班就是‘激励班’。‘激励班’的成绩是全校最差的,也是最调皮的一班。从年初开课至今已经换了两位华语老师。黄老师已是他们的第三位华语老师了。她依然信心满满,相信自己可以教好他们。

“相信大家都已经知道学校将举行一场演讲比赛了吧!今天,我们就要从班上选出几位学生参加这次的比赛。” 黄老师一进班就向学生提起演讲比赛。

“老师,上台去讲什么啊?”靓靓问道。

“上去唱歌啊!”调皮的洪志荣作弄靓靓。

“不如上去跳舞吧!Lenggang lenggang kangkung……”李小隆也加上一句。

靓靓嘟着嘴,想说什么的,却又对不上。

哈哈!全班顿时笑起来了,而靓靓也被他们逗得笑了起来。

看着他们调皮的样子,黄老师笑了笑,回答说:“我会为你们准备演讲稿。这次的主题是‘我的国家’。演讲的内容都会环绕在马来西亚的文化。”

陈富来问道:“老师,什么是马来西亚的文化啊?要讲些什么的呢?”

“问得好。简单来说,文化所指的是一个群体创造出来的财富、生活理念、思想、行为和习惯等。它反映了人类的生活。马来西亚拥有丰富的文化遗产,许多传统的艺术和文化都被各族群努力地保护下来。举个例子,我们所熟悉的 Congkak 和 Gasing 陀螺游戏,也是马来西亚的传统游戏之一。大家所喜爱吃的肉骨茶也是我们饮食文化之一。明白吗?”黄老师细心地讲解。

“你们想想,马来西亚有什么特别的文化?”黄老师继续问道。

“老师,我知道。Mamak 档!我喜欢在 Mamak 档喝奶茶和吃椰浆饭。”穆都说道。

“老师,皮影戏也是吗?”靓靓问。

黄老师问道:“哈哈!是啊,皮影戏是吉兰丹州一种传统的戏剧表演。每年的五月尾,在吉兰丹 Tumpat 的风筝节期间举行。穆都和靓靓都很棒!同学们还有其他什么例子吗?”

“我们有三大民族,华人、马来人和印度人。我们住在一起,算不算是一种文化?”李小隆问道。

黄老师微微一笑,说:“是啊!我们三大民族可以和睦共处,而且也把各自民族的文化融合在一起。这是马来西亚的特色。马来西亚还有很多独特的文化,峇峇娘惹也是其一。你们知道什么是峇峇娘惹吗?”

“我知道……我知道……峇峇是男人。娘惹是女人。” 靓靓神气十足地说道。

“哈哈!”靓靓一说,全班顿时哄堂大笑!

黄老师也笑了起来,说道:“峇峇的确是男人的称呼,娘惹是女人的称呼。峇峇娘惹又称土生华人或侨生。他们是十五世纪初期定居在马六甲、槟城、印尼、新加坡一带的中国明朝后裔。他们大部分的原籍是中国福建或广东潮汕地区,小部分是广东和客家籍。他们在马来西亚娶土族人为妻,开枝散叶。从此男的称为峇峇,女性就叫娘惹。”

成成问道:“黄老师,黄老师,他们跟我们有什么不同?”

黄老师继续说道:“峇峇娘惹的文化很特别。他们受到马来人或其他非华人族群的影响。最明显的是他们吃的食物和所用的语言。峇峇人讲的语言称为峇峇话。峇峇话是结合福建话和不同地区马来话的语言。但是,他们也保留中国传统文化的色彩,如他们都采用中国传统婚礼。”

“你们都明白了吗?有谁想参加这个演讲比赛?”被黄老师这么一问,全班同学立刻头低低,个个望着地板,没有人敢举手。
这时,李小隆问黄老师:“我们的华语这么差,怎能上台演讲呢?”

“就是嘛!”穆都也有同感。

黄老师看了看全班的同学,发现他们的神情显露出自卑感,心想:我得好好鼓励他们才行。

“其实,演讲跟好成绩并没有多大关系。成绩差的学生,不表示不可以上台演讲,也不等于完全没有机会胜出。参加演讲比赛也不一定要得到第一名啊!只要努力过,付出过,就是最大的收获。”黄老师意图鼓励同学们。但是,他们显然没有被鼓励所动。
洪志荣突然说道:“算了吧,还是别上台丢脸了!”

“对啊!还是不要吧!” 大家都退缩,没有人敢自愿参与演讲比赛。

“既然你们没有人自愿参与,那惟有由我来挑选。我还是希望你们参与这个比赛。明天,我会让你们知道谁会参与这次的演讲比赛。”黄老师这么一说,大家的眼睛都睁得很大地望着老师。

就这样,演讲比赛的事就告一段落了。黄老师开始上课。黄老师一面讲课,一面在黑板上写字。同学们听了一会儿就开始作怪,有的偷看漫画,有的偷画画,有的则在说悄悄话,一连串的小动作层出不穷。这一班,简直是像个“猴子班”,同学们特别好动。

“怎么不一会儿就变成菜市场啦?请安静!”黄老师没有回头,依然的在黑板上抄写。黄老师这么一说,同学们静了下来。但,这只是片刻而已,班上又再吵闹起来了。

“同学们,请安静!”黄老师又说了一次。这一次,同学们根本没把黄老师的话听进去。

突然,黄老师停了笔,转了身,板着脸,严肃地说道:“我们下半节有个作文小考。成绩最差的四位同学将代表我们班参加演讲比赛。”

黄老师一心想要给学生们下马威。她的这个决定真叫同学们目瞪口呆。大家万万想不到黄老师会进行临时测验,更无法相信黄老师要成绩最差的同学代表“激励班”参加演讲比赛。

作文小考这一招还蛮管用,只需要一句话,不需要喊,也不需要骂,学生们自动的静了下来。

黄老师早有准备考卷,在大家还来不及回过神来,她就已经发出考卷给每个学生。

黄老师一面发考卷,一面说:“作文题目是‘我的家’。每个人都有一个家。每个家都有她自己的特色,比如生活习惯、说话的方式、吃的食物或喜欢的运动等。你们是如何和家人相处的?”

黄老师说道:“你们直接把作文写在考卷上。有什么疑问的吗?如果没有,就从现在开始作答。”

成成接过考卷,暗地里叫苦:这简直是恶作剧嘛!我的天啊!谁要来打救我?

成成偷看靓靓,靓靓已经开始在写。他再看看李小隆,李小隆拿起笔,低着头,不知道他在写什么。他再偷看坐在左边的穆都,穆都刚好看着他。他们两人互相对望,一起叹息“唉……”

这个突如其来的小考可真的让同学们静下三十五分钟了。

当!当!当!下课了。班长把全班的考卷收下给黄老师。

黄老师走出课室,同学们就像脱了松绑的猴子,重获自由,闹了起来。

成成担心的问:“你说黄老师是不是真的会要成绩最差的参加演讲比赛?”成成心里明白,这次的考试必定又是“包尾”的了。

“我想不会吧!黄老师应该只是随口说说吧!”穆都尝试安慰成成,也自我安慰一下。过了一会儿,大家都把演讲比赛的事给忘掉了。

续……

灿烂的舞台(1)

清晨七点十五分,操场的学生就像小公仔似的排列在绿幽幽的草地上,昂头看着在杆子上飘扬的国旗,唱起了国歌。

星期一,一个懒洋洋的日子,同学们犹如还怀念着星期日的电视节目和冰淇淋。偏偏每一个星期一都是周会日,校长总是喜欢在这一天给学生叮咛。然而,这些苦口婆心的叮咛对同学们来说却是“训话”,似乎没来由地被校长训了一顿。

站在那炎热的太阳底下的成成不耐烦地想着:又来了。校长又在开始唠叨了。真烦。热死啦!还不快点。

当然,除了叮咛,校长也宣布了即将在六月中举行一场一年一度的全校演讲比赛。一听到校长的宣布,同学们开始交头接耳的谈论起来。演讲比赛顿时成了同学们闲聊的课题。

成成心想:好无聊哦,怎么还要上台说话!演讲比赛一点儿都不好玩,要像个傻瓜那样,站在台上对所有人讲话,好羞哦……反正也没有我的份儿。

成成,是乳名。他的名字叫颜成,就读培智小学。成成平时胆小如鼠,却又有很强的好奇心。成成喜欢做白日梦,常有异想天开的想法。他常幻想自己像曹操那样绝顶聪明,又有超人的超能力可以在外太空飞翔。成成最喜欢的科目是电脑、数学和科学。他最不喜欢的科目是语文课,因为他的语文科总是考不及格。每次爸爸问他为什么考不及格时,他都会说:“因为没有选择题啊!”

周会结束后,同学们都各自回到班上上课。左脚一踏进班上,同学们就开始你一言我一句地说个不停。

成成先开口说道:“我的华语这么烂,老师绝对不会选我上台。嘻嘻!”

“你放心,找你上台简直是浪费老师的时间!” 俏皮的靓靓总是喜欢取笑成成。

“你也可以很放心,老师一定会挑选你上台演讲,因为你最多话也最爱表现。到时你就可以在台上走猫步啦,走啊走啊,然后跌倒在台上。哈哈!” 成成也豪不客气的取笑靓靓。

“那你呢?上台不能,下台也无能,一无是处。”靓靓更不甘示弱的说道。

“快回到自己的座位,老师来了。”穆都匆匆的从外面跑进课室,一面向大家报告。穆都是班上唯一的异族同胞。他是班上的大喇叭。无论是大事或小事,他都可以第一时间知道消息,也会第一时间向大家打报告,而且消息还蛮准的哦!一听到穆都的报告,全班同学突然静下来,各自跑回原位。

续……

2014年3月1日星期六

小员工日记:送礼

3/1/2014,星期5

小员工开始新工作了,在某学院上班,衔头Programme Coordinator (课程协调员).

昨天是第一天。第一天嘛,很悠闲。早上9点,和一群的新人一起,处理好一些手续后,就被自身的老板带到6楼的办公室。老板丢了一叠纸给我,让我翻阅。然后,就被晾在那边半天。老板去开会了。午饭,同事YY和SP带我们出去吃饭,午饭后和老板开会。就这样,一天过了。

今天,慢慢进入状态,很慢很慢……

员工通行卡还没准备好,电脑还没看到,电邮地址还没好。呃……连固定坐位都还没准备好……

不打紧,慢慢来吧!

趁空荡,就用“爱拍”写写文稿消磨时间吧!不是我不工作,而是不能工作啊!

自从加入慈济这个大家庭,小员工开始对医疗和教育的行业钟情。这算是正式踏入教育行业了吧!

和老员工(Senior Programme Coordinator)纳米,PK,阿朱,还有愉悦开会,才开始慢慢看到自己的工作内容。

以前自己读书,都是学校在安排所有的事物,自己只是纯粹的上课和读书,没有太多的想法,也不管其他事物,就算是天塌下来,也不管我的事。

现在,呵呵,轮到我去安排课程,执行所有事物,编排时间表,联络学生,安排讲师上课,成为学生和讲师,还有学院的桥梁,就是中间人啦!这个责任可不小,我们要服务学生,他们可是我们的衣食父母哦!

这里所说的只是属于工作的一小部分而已,还有更多的文职要处理呢!

对于文职的工作,我不太有感觉,反正就是一张纸嘛,让我期待的是跟学生的接触。不知道会擦出怎么样的火花呢?

火花还没点燃,就听到让人惊人的小故事:

为了得到exam tips,学生竟然送大礼:爱拍、爱疯、笔电等。还真的大手笔啊!

晚上,给罗先生(x-boss)发了一个短讯:Heard interesting story. Students will buy iPhone, iPad, notebook for programme coordinator to exchange for exam tips。不知道有没有被夸大…

他的回复:Nowadays students are rich.Heard someone drove Porche to college.

我还蛮期待。

小员工日记:闷先生(Mr Sian)

“很 sian (福建语)啊!整天做这些东西……”

我对他笑了笑,没有说什么。

小员工转换工作环境一个半月了,在一所学院上班,也认识了一些新同事。小员工的记性不好,常把同事和学生的名字忘了,但是却对这位Mr Sian 印象深刻。

Mr Sian看似中年人(我的眼光一向也不是很准,说是中年,可能比较年轻)男老师。他蛮健谈也很照顾我。

我称他为Mr Sian,不是因为他姓Sian,而是他天天都会跟我说:“很sian 啊!”

'Sian',在福建语来说代表着:闷、无聊、无趣,在某种程度上也可代表了郁闷的心情。

“很 sian 啊!整天做这样的事。”

“很 sian 啊!东西做不完。”

“快做到疯了!很 sian 啊!”

每当听到他如此对我说是,我都只能对他微笑,却在心里直接嘟哝着:难道这份工作真的这么没意义吗?真的这么无聊吗?为什么还在这里?不换工作?

如果无处可去,那,欢喜也要做,不欢喜也要做吧?

与其天天在埋怨”闷“,倒不如换个心情来工作吧!我宁愿选择愉快的心情来工作。

其实我们身边常有不少这样的人。

就在过去的星期天,和有位同事一起吃饭,一面吃着饭盒,一面投诉饭盒不好吃。

如果真的这么难吃,就别吃了吧!学院对面有一所特色餐厅,可以走过去好好地享受舒服又好吃的午餐啊!为何要折磨自己?一面吃,一面埋怨,吃的人不开心,自己的胃也会很不爽啊!

要嘛就换个心态,想想在非洲没饭吃的儿童吧!想到那可怜的孩子,头大身子小,站在原地都会有种摇摇欲坠的的感觉,再回头看看自己的饭盒,再不好吃的饭盒也会变得很美味了。

我们往往就是爱埋怨,却忘了转换另一个角度来欣赏。如果以愉快的心情工作,就不会感到无聊或沉闷。如果以感恩之心吃那一盒的饭盒,就不会觉得饭盒难吃(当然提前是,那饭盒还不至于太难吃)。

甘愿做,欢喜受吧!如果不甘愿受,就别做了。别委屈自己勉强做自己不喜欢做的事,吞咽自己不能接受的食物,对精神和肉身都是一种虐待,对听的人也是一种折磨啊!

别在折磨我的耳朵了!